阅读历史
换源:

第89章:我们都冷静一下

作品:乔家巨星超宠我|作者:瘦秋子|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20-09-16 15:54:32|下载:乔家巨星超宠我TXT下载
  眼中酸涩难忍,一行清泪从眼角滑落,未及下颌,未莱迅速擦掉眼角的泪,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压下胸口的起伏,不让自己内心真实的情绪被乔时俊看清一分一毫。

  “没有,只是觉得跟你在一起很累。我不想再去维持这样一段不见天日的感情。”

  话虽说得决绝,可心中那个反对的声音却在说:不是的,我很想跟你在一起,如果可以的话她愿意一辈子都在他的身边陪他走过俗世繁华。

  可是,现实并不允许她由着自己的心去做事,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这过程中会发生什么,会有何种风险,她自己也不能够控制,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乔时俊远离凶险,越远越好。

  乔时俊一脸不可置信,但只一瞬,眼底的震惊转变成了温情和愧疚,他心疼地将她的手贴在自己脸上,柔声致歉,“对不起,和我在一起委屈你了。你放心,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现在我就发微博昭告所有人,你是我的女人,是我一生一世都想厮守的爱人。”

  说着,掏出裤袋里的手机,点开微博开始编辑文案,未莱心头一震,慌忙将手机夺下来。

  “你干什么?”

  “在给你一个交代,我不会让我的女人受一点点委屈。”

  未莱由慌乱转为苦笑,“现在才这么做,会不会太晚了。够了,我真的累了,真的不想再过这种躲躲藏藏的日子,我想我们需要时间来冷静一下。”

  乔时俊伸到一半想抚摸未莱脸颊的手顿时停在半空,整个手臂都在抑制不住地颤抖,俊逸的秀眉拧成一座山峰,心中仿若火山喷发般澎湃,他募地闭上眼。

  等这一阵心悸过去后,他重新睁开眼睛,无比坚定地看着未莱,一字一顿道:“好!我等你。不管你用什么借口推开我,我都不会轻易放弃。”

  听到乔时俊给她的回答,未莱心头泛起无边酸涩,心脏仿若被钝刀一点一点切割着般疼痛。她不敢看他的眼睛,有意识地望向前方虚空处,避开他令人心疼的深邃眼眸。

  “好,既然你同意了,那我们就到这里吧!刚才点的菜我自己来结账,没其它的事的话那我先走了。”说完,未莱一刻也不敢多停留,抓起座位边上的包快步往门外走。

  乔时俊没有去追,他一向这样,充分给与对方尊重,不会去死缠烂打,既然答应了未莱的建议,两人分开一段时间冷静冷静,那他就会给到她自己所能做到的极限。

  点好的菜陆续端上桌,乔时俊没有看,只是呆呆望着窗外,望着未莱消失的背影。

  上菜的服务员长年累月在这种迎来送往的场合工作,见惯了在这不大的空间里上演的各色悲欢离合。看着眼前这位俊俏男人失魂的样子,不用想也已经猜到刚才发生过怎样伤感断肠的剧情,无奈地摇了摇头,微叹了声便又自顾自忙活去了。

  这世道本就是这样,有些人在你的生命中经过,有人在你的人生长河中出现过,但终究要各自谱曲属于自己的爱恨离歌。

  未莱回到家将头埋进枕头的时候,已经涕泪横流,她以为自己足够坚强,在跟乔时俊说出这么绝情的话的时候她都能够忍住不让自己情绪奔溃,可终究她是太看得起自己了,在她离开乔时俊视线范围的时候早已伤心逆流成河。

  未莱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她只知道自己醒来的时候眼睛肿痛的睁不开。她迅速从冰箱里找出冰袋覆在下眼睑处。

  今天还有两场戏要拍,如果不在短时间里将眼睛消下去,势必会影响拍摄,而且这两场戏都是与乔时俊的亲密戏,她并不想让他看到自己这副狼狈的模样。

  她要快速振作起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待着她去做。

  厉慎谦还是没有来片场探班,公司未莱现在还在拍着这部电视,根本没有机会到公司去找他,而且她也没有他的电话和微信,想要碰上他可谓艰难。

  不行,她一定要制造机会让他爱上她。

  是的,她做了一个决定,这个决定她知道很狗,很坏也很渣,可这也是她能想到的有可能对厉兆晖造成打击的唯一的办法。

  那就是用尽各种办法让厉慎谦爱上自己,再然后从中作梗离间厉慎谦和厉兆晖之间的父子感情,杀人不过诛心,只要厉兆晖心中在乎,就一定能够狙击到他。

  可是,她这些日子都没能有机会碰到厉慎谦,让他爱上自己有从何谈起。

  她就这样麻木的坐着,麻木的由着化妆师在自己脸上涂涂画画,麻木地看着虚无。

  她感受到一道灼热的视线,不用想她也知道这道视线是来自何人。她痛,心很痛,可这又能怎样,贪恋他的温柔只不过一时沉溺,终究还是要回到现实。现实就是她要复仇,她要让那个十恶不赦的人得到应有的报应。

  突然化妆间里有人群骚动,未莱听到工作人员在窃窃私语。

  还未来得及探究到底发生什么事,有一道颀长身影大跨步走到未莱所坐座位的后方联排座椅上,用一种意气风发又带些痞气和嚣张跋扈的眼神看着她。

  刚才还在想怎样才能接近他的未莱,此刻瞬间脑袋懵圈,搞不明白他这一出是什么意思。

  她微皱了皱眉,透过化妆镜看向厉慎谦,脸上写满了疑问。

  厉慎谦从化妆镜中看到了未莱的表情,痞笑一声,“怎么,我来你很意外?你不是天天巴望着我来吗?”

  未莱像是深埋在心底的秘密一下袒露在外部,无遮无蔽,一览无遗的被人给看了个精光一样,脸腾地一下就红了。

  厉慎谦看着未莱的反应,唇边的笑意更加浓郁,“看来我猜的不错,你还真是每天巴不得我出现。”

  说着右手手指在空中舞了个圈,继而转为大拇指摩挲着食指指甲。

  他的指甲干净洁白,指节修长分明,单看手的话绝对称得上秀色可餐,不过可惜他天生一副毒舌,爱怼人,特别爱怼未莱。

  未莱干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心里虽溃败成军,嘴上依旧倔强,“厉总这是谁给你的自信,请别往自己脸上贴金。”

  厉慎谦也不恼,换另一边继续翘着二郎腿,他的腿又直又长,联排座椅的高度对他来说实在是太矮了,但是却丝毫影响不到他摆这般妖娆又欠揍的坐姿。

  这样的坐姿慵懒极了,称得他浑身上下都流露着流里流气的痞劲儿,“是吗?那有可能是我看错了吧,原来未莱小姐一点也不想看见我,那我只好折回去了。”

  话随音落,站起身就朝门口走去。

  这么难得的机会,未莱又怎么可能轻易错失,她想也不想冲出口,“你等等。”

  厉慎谦停下来,回头又是那副痞里痞气的不羁感,他俊眸邪凝,唇边似笑非笑,“看来你果真是想我想得紧。好,那我就在这等你,看你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未莱无语,实际上难道不是他突然闯进化妆间,大咧咧坐到座椅上,然后又恬不知耻地脑补她想见他的戏码吗,怎么几句对话下来反倒好像真成了自己想见他想了很久似的,虽然她刚才确实在想着他,可也就只是那时一瞬的时间,并没有很长时间。

  乔时俊坐在未莱化妆镜的另一面,只肖走上几步就可以到的那种,他目睹了厉慎谦对她有意无意的暧昧调侃,看着未莱对他的调侃非但没生气反而还有点庆幸的表情,他的心被撕扯得生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