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百四十五章 苏氏的麻烦

作品:国师嫁到:君王承让了|作者:是苏冉呢|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9-16 16:02:39|下载:国师嫁到:君王承让了TXT下载
  p1()

   虽说下定了决心,要收拾陆卿云一番,可葛清秋很认真的思考了一阵,却发现了一件极其悲哀的事情。sklhjx.co

  从陆大小姐出嫁的那日开始,她,竟然已经基本失去和对方的交集点了。

  所以,该从哪一方面入手,去坑回这一趟呢?

  她对此陷入了沉思。

  却怎么也没想到,半个月后,这个坑人的契机,竟然自己找上门来了。

  事情是这样的,今年天朝也不知道是倒了什么血霉,前脚刚出了一个周显宗,将肃州百姓祸害的叫苦连天,后脚,便又来了个苏世昌,在惠州作威作福,把惠州弄的民不聊生。

  且这人,还不是个普通的官员,乃是当今苏贵妃和苏丞相的远房堂兄弟。

  然而出身高贵的苏世昌,运气却没有周显宗那么好。

  他在惠州作威作福一年多,竟真叫他遇上个不怕死的酸秀才,写了状子递给官府。

  巧的是,这状子便刚好被送到了来此巡视的监察御史手中。

  这么着,惠州的情况,便由此上达了天庭。

  紧接着,便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了。

  监察御史的奏折才写上去,惠州便爆发了瘟疫。

  大量的百姓因瘟疫丧命不说,这不怕死的苏世昌还下令,将几个闹疫病比较严重的村子给封了起来,准备放火烧村。时空小说网 sklhjx.co

  却不想刚将准备工作做足,那边,圣上下旨罢官抄家的命令便传了来。

  据说这钦差大臣到的时候,苏世昌还搂着自己美貌的小妾在梦中神游,竟是硬生生叫人从小妾的床上给拖下来的。

  他如何被抓的情景,被回来的监察御史原原本本的汇报给了圣上。

  皇帝闻言,在早朝上差点就没两眼一黑,当场背过气去。

  朝中那些官员们,都是修炼了千年的老狐狸,看皇上都被气成这个模样了,连忙火上浇油了一把,将苏世昌与苏家的关系给说了出来。

  这下,苏丞相可就傻眼了。

  他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会被这么个自己甚至连名字都叫不上来的远房堂兄给坑了,当即告病在家,连朝也不上了。

  苏丞相说到底,也是积年的老臣,尽管皇帝恼怒非常,但由于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他和苏世昌苟且相关,所以,便也并没怎么动他,只是下了圣旨训斥,并着人罚了一年的俸禄。

  可苏贵妃这里就不大好受了,不仅连皇上的面儿也见不上,甚至连宫中位份比她低的妃子都能来踩上一脚。时空小说网 sklhjx.co

  当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滋味相当之复杂。

  然而也不知是凑巧,还是皇上对这个自己宠爱了多年的妃子到底还有几分真情在,就这么过了七八日的功夫,皇帝,竟又忍不住去了苏贵妃宫里。

  彼时,苏贵妃正在和自己的外甥女陆良娣说话,言谈中,便提及了如今苏家有难,她应该相帮一二,也不枉当日自己苦心筹谋,帮其嫁给太子的这份情谊。

  可这几日,陆卿云自己也受冷落,便不由的犯起了难来。

  苏贵妃以为她是明哲保身,忍不住便骂道“你个没良心的丫头,你以为苏家倒了你就万无一失了?我能保你嫁给太子,便也能将你从这太子良娣的位置上给拉下来。该怎么选,你仔细掂量着吧。”

  却怎么也没想到,这些恐吓的话,并没多么吓到外甥女,反倒是全叫在外头听墙角的皇帝给听了去。

  皇上当场便怒了,却没有发作出来,只悄悄又折返回去,命人查一查,当日皇后为何会突然同意让太子纳陆卿云为良娣。

  毕竟,陆家和苏家休戚与共,皇后与苏贵妃不对付,他也是知道的,若没有大事发生,料想皇后也不会给自己挑一个这样的儿媳妇添堵。

  皇上既开始查这件事,葛清秋自然有法子,让他飞快的知道那日的真相。

  知道了全部真相的圣上,果不其然便怒了,直呼陆良娣为妖孽,甚至直接将太子给唤到了跟前,好好的教训了一顿。

  如今的葛清秋身为国师,虽不用每日去朝上点卯,但三不五时的进宫,为皇上提些新奇点子,助他能更好的制定国策还是要的。

  比如这一阵,惠州的疫情,朝中官员都没什么好的解决措施,她这个国师,便被那老头儿想了起来,于是便时不时的要命人将她寻来一次。

  葛清秋的身边有欧阳若兰,关于疫情,她也早做了计划,因此,皇帝问起来,她自然也能说上几句帮帮忙。

  这日,她又来了御书房,便好巧不巧的,将老头儿训斥儿子的话全都给听了进去。

  陆墨言被骂了一顿出来,葛清秋看他脸色灰败,便忍不住劝“殿下不必太过忧心,陛下也只是在一时的气头上,等这一阵过去了,陛下自然会念起殿下的好。”

  太子被她安慰了两句,倒也不难受了,只笑着摇了摇头“无妨,这样的事,本宫早就习惯了,也没什么放在心上的必要。”

  他这样心大,葛清秋是没有想到的。

  想起太子妃寿宴的事,他还不甚清楚,她便又不由觉得有些气闷,纠结了一会儿,终于决定做一回背后说人坏话的小人,便委婉的说道“殿下与陛下是亲父子,最了解陛下,自然知道陛下要的是什么。恕清秋多嘴劝殿下一句,有些人,这段时间该远还是远着些,若是因一些不相干的人影响了殿下的储君之位,那可是得不偿失的。”

  “何况,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若良娣心中惦记着殿下,自然也是会理解的,想来必不会因为这几日的疏远,而与您生了嫌隙。”

  陆墨言却久久没有回答,半晌,深深的看了看她,低沉的问“你这是……在关心我?”

  “额……”

  葛清秋语塞,十分好奇这倒霉孩子是怎么把关注点放在这上头的,转念又想起那日在崇明殿中的场景,心中顿时觉得不寒而栗。

  虽说这世上的女人,都挺乐意自己身边出现优质男追求,但如今她身处的时代不同。

  她也并没有什么成为祸国妖姬的愿望,因此想了想,便很认真的看着对方道“清秋自然是关心殿下的,殿下与容王府一荣俱荣,若殿下不好了,长风那里也是会有麻烦的,清秋如何能不关心殿下呢?”